>*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文野】深藏功与名

*CP/太中·敦芥
*深藏名与利的后文
*感谢观众老爷们的阅读:D

遇见太宰治的那一年我十八岁,刚刚毕业,跟着闺蜜一起嘻嘻笑笑四处闲逛时路过港口一家装修精致的咖啡店,一时兴起走进消暑,没曾想竟成了常客。

我运气不错,初见太宰的时候中原先生也在现场,两个人打着调情般的架,你来我往默契非常,甚至没有碰乱周遭的桌桌椅椅,粉桃红色的爱心小泡泡蔓延在每一个角落。店员中岛挂着带有歉意的笑容走过来,熟门熟路地把我们引到远离战场的角落里坐下,递上菜单,才转身上前劝架,独留下我们几个女孩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后来我拿这事跟敦开玩笑,调戏他说他不解风情,活该找不到女朋友。他听见了也不恼,捏捏鼻子不太好意思的样子,小小声地反驳说,龙之介都不会生气。话音刚落便引得一旁两个难得没有打架的冤家哈哈大笑,太宰冲着恋爱不久的青涩小伙挤眉弄眼,假模假样地威胁他要向芥川告状,告他把人当成女孩子看,直吓得中岛面无血色,恶劣得不行,亏得他另一半能忍得下来。

说到这家伙的坏心眼,还当真多到无可计数。记得有一次我恰巧在另一家酒吧偶遇中原先生,他抱着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喝到烂醉,嘴里还念叨着某个混蛋的绰号。彼时那个混蛋正坐在他的邻座,一手晃荡着盛着酒液的高脚杯企图用花言巧语骗取看台姑娘的电话,另一只手却垂在桌下,死死扣住他对头好不容易从黑色手套里解放出的手指,丝毫不肯放松。我透过昏暗的灯光看着他们交叠的重影,默不作声掏出像素极高的新款手机,拍下太宰勾搭妹子的暧昧嘴脸,一股脑发到了中也告诉过我的指定邮箱,暗笑着踏入舞池,深藏功与名。第二天我去咖啡店喝午茶,所点的那一杯焦糖玛奇朵里,至少多放了三倍的糖。

相比之下,敦就显得善良得多。好比前不久的雨天,我百无聊赖地坐在路边一家快餐店靠窗的位置吃着薯条等待雨停,突然瞅见手牵手一起走的中岛跟芥川,两人共用一把印着Q版老虎图案的雨伞,不急不缓地压着马路。我盯着这一对纯情的小情侣们笑个不停,只为那把偏向一边的伞与敦湿透了的白色衬衫。

再后来,我先后收到了两张款式相近的请帖,参加了两场风格类似的婚礼。送出第一份礼金的我锤着做了新郎官的太宰的肩膀,揶揄般地提问起他的漫漫情史。他没有回答,只是举起右手挥了一挥,银色的戒指闪着光,刺得单身的我眼睛生疼,疼到快要流出感动的泪水来。第二份礼金我没能送到中岛敦的手上,是穿着黑色礼服的芥川银帮着又打成一团的新人们收下的,她嘴角上扬的弧度既无奈又充斥着由衷的祝福,柔声向为数不多的些许参礼者说些感谢的话。两场典礼都进行得十分顺利,仪式简单却很贴心,令人难忘。

最后,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只羡鸳鸯不羡仙,阿弥陀佛。

评论(2)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