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花冠(一)

*CP/太中.敦芥
*中也女体注意(别问我为什么他会变成女体,我也不知道呀_(┐「ε:)_
*想要中也赢,赢了就开车:D

中岛敦叼着烤糊了的面包片冲进武装侦探社的一瞬间便打了个寒战,本应充满欢声笑语、插科打诨的办公室此刻却一片鸦雀无声,谜样的寂静充斥着各个角落。天性敏锐的小老虎站在门口眨巴眨巴眼睛,趁着同事们低头不语的空档迅速溜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才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早餐。他今天早上起来得迟了,走之前匆匆忙忙顺了块品相不行的吐司,不好吃得紧,还只有巴掌大的一小份,吃得再慢也仿佛一下就全进了肚,不仅不抵饿,反倒惹起了馋意。

所以可怜的中岛只好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爬在桌上努力地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以防一个不小心就打破了房间里可疑的静谧氛围。他皱着眉头可怜巴巴地透过面前成堆的文件山的缝隙向坐在对面的谷崎润一郎求救,而谷崎也像是收到了心灵感应般抬起头,与他对视一眼,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又迅速低下头去,半晌才重新抬起头来,以几乎不可见的幅度向着屏风后面撅了撅嘴。

其实要按照敦平时里被誉之为侦探社西之胆小鬼的个性来说,他万万不会对能让全社都化身为墙角鹌鹑的可怕事物产生哪怕一丝窥看的欲望的,可偏偏乱步先生平日里储藏粗点心的橱柜也在那一个方向,于是在食欲与探知欲的双重推动下,中岛咽了口口水,在另一位东之胆小鬼胆战心惊的目光下毅然决然地站起身来,垫着脚尖暗搓搓地向着罪恶之源迈出了步伐。

作为能力是化为某种猫科动物的战斗系异能者,想要悄悄靠近目标并非难事,突然染上作死绝症的好奇宝宝中岛很快便摸到了屏风的尽头,小小的痛哼声隐隐约约地从另一头传来,听得人心惊胆战。他赶忙回头看向后方,却意外地发现与谢野小姐正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涂着亮黄色的指甲油,连余光都没分到这边来。

那里面是什么声音?难道是在进行审讯工作之类的吗?敦惊恐地后退了两步,前不久被俘虏的黑手党年长女干部的脸噌地浮现在他脑海里,手拿各式黑暗刑具的太宰治也笑着窜进了画面。但是黑手党的头领不是已经同意并宣布停战了吗,难不成是有什么不服气的暴力狂违背指令擅自行动了吗?这样想着,一个身着漆黑大衣的瘦弱身影便在他眼前一晃而过,那人与某前黑手党干部错综复杂的关系紧接着冲击中岛敦的大脑,一刹那莫名的恐慌顺着脊柱蔓延全身,反应过来之前他就以气吞山河之势大力的推开屏风,大声咆哮:“太宰先生!!!!”

而下一秒他便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指着面前的前辈“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被召唤的太宰气定神闲地抬起头来,轻轻地拍了拍怀里的人,云淡风轻地问道:“什么事这么急躁呀,敦君?”

还能有什么事呢?单纯如白虎、实际上也真的可以算作白虎的少年五官因为过于强烈的视觉袭击而皱成一团,自家骨干成员拥着一名长相与敌对势力(暂时性休战中)高级干部几乎一模一样的女性,如此具有狗血气息的画面令他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的情感促使他的思维一片空白。

我真傻,真的。敦绝望地捂住了脸。我单知道太宰先生喜欢撩妹,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暗恋老搭档的变态,怪不得芥川脾气那么古怪,我错怪他了……那下次去看他的时候,给他带个红豆派吧?

“敦君?”

对面熟悉的嗓音利剑般刺中了陷入奇怪幻想而不经露出诡异笑容的年轻小伙子,随之而来的压抑呻吟更是给了他会心一击。中岛放下遮住双眼的手,看着笑眯眯的太宰与他怀里的披着眼熟外套带着熟悉帽子的橙发女性浑身一个激灵。大型动物面对危险所表现出的灵敏知觉发挥了作用,背后凉意嗖嗖的月下兽弯下腰快速鞠了一躬行个小礼,脚底抹油逃出生天。

终于逃离魔爪的中岛一脸欲哭无泪地掏出了手机,点开通讯第一位便是一顿抱怨,那一边响应得也快,就是内容太过凶悍:“……如果你不想成为我的下一份战果,就闭嘴,人虎。”

评论(23)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