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花冠(二)

*CP/太中不拆不逆,含敦芥成分,不拆不逆
*不知为何突然变成了女孩子的中也设定注意,「」表示短信的内容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是B站先对我动的手:D

与谢野晶子看着从办公室另一角竖起的屏风中狼狈逃出的社宠人虎,慢悠悠地放下手中盛指甲油的瓶子,掏出手机给胆大妄为到公然带女友来上班的某人发了条短信:「我想我你总该知道生理期的女人并不适合剧烈的床上运动?」

「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们没有做任何过激的运动。」一眼扫过收信栏里冒出的最新消息,与谢野嗤笑一声,五指飞快地拨动屏幕,发送出下一条回复,「所以昨晚你们干了些什么不那么激烈的运动?向医生坦白对他也比较好哦?」

这一次的新消息提醒来得慢了些,「小矮人坚持要开冰葡萄酒消愁,我可拦不住。」冰葡萄酒?这四个字一刷新与谢野便差点没忍住翻个白眼,怪不得耳边的痛哼声一直没停,这可玩得够大,初次来例假都敢碰冷饮,也不知是勇猛还是不知者无畏。侦探社唯一知情的女性医生盯着屏幕越想越气,干脆提着锯子站起身来健步如飞,三两步便绕过屏风闯进了临时搭起的小隔间,眯起眼睛杀气十足,豁然一副黑面阎王样。

“如果你想要体验疼痛,我大可以帮你,”与谢野撑着骇人铁器的把手,压低音量一字一顿冲着蜷在太宰治怀里的黑手党干部开口,“想要体验体验被卸下胳膊的感觉吗,中原中也,小•姐?”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主意,”被点了名的中原中也懒洋洋地拖长语调,“别叫我小姐。”说完她转过头去低声咆哮:“该死的青花鱼把你的爪子拿开!再作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它们拧下来?!”

于是充分了解自己前搭档认真程度的太宰治叹了口气,十分老实地抽出在怀中人腰部作妖的手,颇为无辜地朝着仍不断散发出黑气的女医生摊了摊手,“看吧,说了我拦不住她嘛”几个大字仿佛赤裸裸地写在他的脸上。

而站在一旁的与谢野只觉得双眼被刺得生疼,双手发痒,恨不得挥着武器给面前这对狗情侣一发重击好让他俩双双离世完成殉情成就。但她到底还是心软,最终只幽幽地出了口气,提醒道:“少喝点酒,当心以后要不了孩子。”说罢转身便走,利落大方,徒留双黑搭档面面相觑,安静地听着高跟鞋落地的声响渐行渐远,好不尴尬。

过了好几分钟中也才回过神来,她抬起手掩着嘴虚咳两声,瞥过脸问前任搭档:“今天下午我还有个镇压任务,你去不去?”等了一会她又补上一句,“不去拉倒啊。”
“去啊。”太宰伸手环住她的腰,尾语轻佻,“虽然我是很没干劲啊——”

“——可是谁叫小矮人没了我就不行了呢?”

评论(2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