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日在校园(上)

*CP/太中不拆不逆
*物理短板学神宰X校园偶像物理老师中
*上帝保佑我还有心情写个(下)ˊ_>ˋ

1、
我的同桌叫太宰治,校级风云人物,基本全校每个学生都认得那张帅倒无数萌妹的脸。其人气如此之高不仅是因为他无数次作为年级第一在全校大会上做出的演讲,更是因为教学楼公告板那一排标着他尊姓大名的处分通知单。

原本像是太宰这种学神级的人物,和通报批评之类的处罚应该是搭不上边的,可奈何他成天到晚仗着自己脑子够好颜值够高脸皮够厚,三不五时地逃课出去泡马子,以至于前女友跟得罪过的老师一起手拉手绕个圈,能够围住整个校园,分分钟赐他一打严重违纪的警告单不是问题。

不过即使这家伙的情场黑历史多到足以出书的地步,也拦不住被美色蒙了眼睛的美少女们拜倒在他的中二白绷带之下。作为校园男友的同桌,平均下来我一个月少说得帮忙转送百来份诸如巧克力、小贺卡、纸折花之类的小礼品,单身狗的自尊心简直快要碎成了渣滓。就昨天一天的时间,我便收到了七封匿名的情书,末尾全部都署着太宰的名字。

当真岂有此理,天天让人干搬运工的活他给精神损失费了吗?最终饱受摧残的我实在忍无可忍,一怒之下捏着那一捆喷了香水的信封,冲进老师办公室把它们尽数堆在物理老师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犹豫。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呵呵。

2、
什么?你问那些情书最后触发了什么隐藏剧情?
哦,那去问问顶着水桶在办公室门外背了一下午牛顿定律的太宰治,不就全知道了嘛。

3、
我们的物理老师叫中原中也,是个很年轻学历很高却很矮的超级帅哥。当初文理分科,选了理科的女学生多半都是冲着他一双宝石蓝的漂亮眼睛才毅然决然走上物化的不归路的。

记得他第一次挟着课本披着大衣走进我们班的一瞬间,几乎全体的女生都发出了足以掀翻屋顶的疯狂尖叫,兴奋得犹如打了鸡血,根本停不下来。彼时还没能收集齐七七四十九个女友召唤神龙的太宰坐在座位上,盯着中原老师的小礼帽一言不发,笑得高深莫测。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大逆不道的混蛋当时唯一的想法,居然是在猜测新来的小老师,会不会是因为秃顶才强行带着个丑死人的破帽子遮羞的。

不是很懂他的脑洞,唉。

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帅哥间气场的不兼容性,一开始太宰跟中原老师相处得意外不好。每次一到物理课,我歪个脑袋便能看见我同桌的花式小动作,类似于掏出手机和学妹聊天耍暧昧的事情他一点儿没少干。长期以往的结果是分班考试全科搏得头筹的NO.1在期末物理统测中破天荒地考出了个个位数,气得中原老师追着他打了一个下午。

自此太宰就跟咱物理小老师结下了梁子,幼儿园小孩儿似的找人家麻烦。那个“漆黑小矮人”的绰号就是他发明出来的,老师漏了气的车胎当然也是他戳破的。物理课全都被他当作自习课,没听过哪怕一秒。

最初班主任国木相老师知道了这么回事儿,还苦口婆心地劝过,天天把坏学生太宰拉到隔壁小黑屋里给他讲大道理,谈人生谈理想,结果当然是徒劳的。

后来不知是谁多的嘴,中原老师也听说了太宰同学干的好事,当下气得跳脚,捧着一摞试卷气势汹汹地闯到号称学院恋爱圣地的后花园里找到正和女孩子说着情话的情圣先生劈头一顿臭骂,拐着人的脖子强行拽回办公室,一补就补了一整晚的课。

从那一天开始,每到放学,我们都会准时在班里后门的小窗里看见熟悉的张扬红发,以及苦着脸慢吞吞移动脚步的太宰治。

这种两位当事人都心不甘情不愿参加着的强制补习,维持了整整两年。

5、
到了后来大一轮复习开始,坐稳了第一名宝座的太宰反倒走起了从良乖乖仔的路线,甚至连萌妹送给他的定情信物都不要了,仿佛铁了心要将“学习是我快乐”的态度贯彻到底一样。于是他本就优异非常的成绩单变得越发好看了起来,分数高到全年级都在背地里骂他怪物的程度。而唯一让我等学渣感受到无比欣慰的一点就是,几乎门门学科满分的学神同学,物理那一科永远过不了及格线的伤痛。

关于太宰的严重偏科,一直以来都是班主任跟中原老师心中难以言喻的痛。据教生物的与谢野老师八卦,这两位深受我同桌所害的先生们曾不止一次约在酒吧喝到烂醉,以消不能体罚某大龄问题儿童的愤慨之情。那堂课太宰没来,听读大一的乱步学长说,他跑到初中部去撮合学弟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到头来,八卦中的另一位主角还是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这个小道消息。他为此笑得见牙不见眼,甚至还不知死活地跑去中原老师面前假惺惺地说了一通过度饮酒的坏处,让老师戒酒,理所当然地召来一顿臭骂。

然而太宰的劝说貌似还真起了作用,至少我们是没有再听说过老师们沉溺于酒精不可自拨的事儿了。

6、
一模的时候,班上出了个大新闻——一百二十分的物理试卷,太宰居然破天慌地考了七十二分,及格了。我记得当时班主任报成绩的时候,连声音都是颤抖的,简直称得上热泪盈眶。而出手一向阔绰的中原•真土豪•班级偶像•老师更是豪迈地大手一挥,当晚就掏了钱请全班吃了次自助餐。

老师找的和食馆子很豪华,人也不多,老板娘一身红色华服,长得相当好看。菜式很足,好吃到不行。樱花布丁又甜又软,炸虾鲜得人掉舌头,各式寿司美味且精致,配上现泡的果茶,吃得人舒服极了。

我们学生尚未成年,不能喝酒,几个老师却人手一杯冰过的吟酿造*,喝得可欢。按理来说,日本清酒度数不高,想要喝醉反而不太容易,可是中原老师仍然奇迹般地十杯倒,惹得一群吃白食的笑成一片。

等到临近散席,太宰出人意料地站出来,主动承包了送睡死过去的物理老师回家的重大任务,表情严肃语气诚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问妹子要手机号呢,嚯。

—TBC—
PS:吟酿造,日本人用大米的“芯”酿造,很受欢迎,这是清酒中的最高极品。

评论(33)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