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日在校园(下)

*CP/太中不拆不逆
*物理短板学神宰X校园偶像物理老师中
*怎么首页都是在说OOC,我有点虚啊
*终于写完了,感谢各位观众老爷的阅读_(┐「ε:)_

7、
中原老师请完客之后不久,太宰治交了个新女朋友。他这次似乎是动了真情,每天早中晚定时定点踩着校规高压线公然在班上掏出手机打情侣电话,语气刻薄笑容满面,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子恋爱了的酸甜气息。

全校男友突如其来的专情表现利剑般穿透了多少少女的心,霎时间引得无数妹子哀嚎不已。好在大部分女生陷得不深,尚且有救。我曾不止一次听见过班上的痴女们相互搂抱成团,凄厉地哭天喊地,闹完了转过头去又开始对着私藏着的中也老师的拍立得照片傻笑不停。

看着她们那傻样,我都不好意思把太宰治心心念念百般掩饰的热恋期对象,其实就是我们班物理老师的事实给抖出来了。

8、
我能够知道太宰正在跟老师谈恋爱,其实完全是个巧合。

那天我们吃完自助餐,餐厅的老板娘突然过来拦住了我,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是请我帮个小忙,过后请我吃饭。一问才知道是放心不下中也老师,怕他半路发起酒疯来单凭一个小小的太宰应付不来,想给他拉个垫背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虽是上扬着的,但眼底的威胁意味直刺在我脸上,愣是逼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于是在威逼利诱下,我很没骨气地从心了个彻底,灰溜溜地提着书包跟着前面两一大一小走了好几里的路。走到半途中也老师整个睡了过去,太宰朝后瞟了我一眼,挑了挑眉毛,矮下身子做了两个手势,我想了一会儿,才在他鄙夷的眼神下扶着老师让他背在背上继续前行。

到了老师家楼底下,太宰站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不知道具体房号,快要摸出手机给班主任打电话求救的时候,他悠悠然地转过头问了我一句:“你怎么还不走?”

好嘛,感情是在嫌弃我太多余了。冲着他犯了个白眼,我又多了几句嘴,让他好好照顾老师,便干脆转身离开,放他俩过二人世界去。

第二天上物理课,进班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代课老教师,颤巍巍地像是要散架。太宰治也随之玩起了失踪,直到最后一节课才背着个书包,心情颇好地晃进教室,坐下掏出手机不停地发着短信,一放学又立刻带着东西跑了个没影。只是他手腕上挂着的那根造型奇特的金属链条,叫人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

等到中也老师终于想起要回到学校上课的时候,我盯着他头上少了点什么的小黑礼帽,再看看小皮项圈周围不起眼的几小块吻痕,顿时细思恐极,生无可恋到恨不得找块豆腐一头撞死才好。

我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太多了。

9、
后来,成功和物理老师搅在一起的太宰像是加了什么buff,本处于低谷的物理成绩一路飙升,最终定格在及格线附近来回摆布,每一考试都让他操心命的男友提心吊胆,生怕他一个手抖又跌回个位数去。

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停下给太宰额外课程的中也老师咬着牙横下心来,接着干他每晚前来逮捕捉拿的大事业。可我每每看着临近放学便演技全开摆出一副苦脸等着恋人过来的太宰,总觉得嗅到了一股子阴谋的味道。

10、
日子总是越过越少,仿佛只有那么一眨眼的时间,我们便晃悠到了高考百日誓师大会。

坐在大礼堂里听台上领导胡侃的功夫,我捅捅太宰的胳膊,问他:“学神大大,打算考哪所名牌大学啊?”

“B大吧。”他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过会看了目瞪口呆的我一点,露出一个笑容来,“怎么,很不可思议啊?”

“不会,你学习那么好,又不会考不上。”我连忙摆手摇头,但心里还是有点吃惊。本来我还以为他会报隔壁N大的名字,没想到听到了全国第一院校的回答。倒不是看不起他成绩,只是B大建在首都,跟这里差着十万八千里,去了要再想见中也老师,就很困难了。

我正暗自苦恼,扭头一瞅却发现当事人不知从哪儿看出个小镜子,在一旁偷看后排的地下情人偷看得不亦乐乎,眉眼温柔,不带任何忧伤。

11、
终于到了高考的一天,中也老师买了几十瓶苹果汁,挨在纸盒上贴了绘有A字标签的小贴纸,给班上的每个同学发了一份。太宰手上那一盒最为夸张,密密麻麻地全都是A,一点儿空都没有留下来。被特殊对待了他也不恼,落在罪魁祸首身上的视线含着半嘲讽半纵容的笑意。

临开考之前,中也老师牵着太宰的手把他提溜到公告板的后面,极快地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轻飘飘的吻,然后絮絮叨叨地叮嘱了他很久。他们大概以为没有考生会注意一块没什么特殊的小角落,可惜到头来还是给我发现了。我站在考试专用的大楼上向下看,看着老师停在警戒线外,目送他的恋人进入考场。

12、
从考完最后一场物理直到成绩公布为止,足足有半个月的休息时间,供毕业生们放飞自我,尽情享受。

我没有对象,理解不了甜甜蜜蜜跟人一起冒着大热的天去压马路的意义何在。不过太宰治却乐此不疲,每天都往空间里上传无数或看电影或泡游戏厅的图,张张都是单人照,可那一双“意外”入镜的十指相扣姿势的两只手,毫无疑问早已出卖了他。

就算过得再怎么乐不思蜀,该返校还是要返校的。这一届考的不错,至少我是过了一本线。太宰的分数更是高到离谱,比B大的分数线都要高出好几分。老师们都很满意我们的战果,连国木相老师常年板着的脸也蒙上一层喜滋滋的笑。唯独中也老师一言不发,庆功宴还没结束便离开班级,靠在走廊的柱子上发呆。他的眼角有些泛红,像是哭过一场的样子。

太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阅手边的成绩单,沉默到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太宰治。

13、
最后的团聚过后便是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我在本市读的大学,毕业后不久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开始干活挣工资的平淡生活。

有一次我路过母校,恰逢放学,成群结队的学生从大铁门里走出来。其中一个穿着特制和服扎着双马尾辫的黑发小孩十分地引人注目,我听见她回过头对着校园里面喊了一声:“中原老师再见!太宰老师再见!”

—END—

评论(23)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