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文野】这游戏有毒(一发完)

*CP/太中敦芥不拆不逆
*全员PokeMon Go中毒设定
*-我觉得这lo主有病。-你说的太对了!
*跪求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1、
最近港口黑手党不知为何刮起了一阵名为PokeMon Go的歪风邪气。全党上下一片“快让我抓小精灵”的鬼哭狼嚎,一帮杀人不眨眼的汉子女汉子都端着手机口中振振有词地四处乱串,被弃置不顾的工作堆得跟小山一样高。

眼下刚刚结束对组合的作战,无论是战力补充还是损失统计方面的工作都急需人手,劳动力的大量无故缺失直接导致了身为高层的中原中也工作量的急剧增加。堆满了大半个办公室的文件同洪水猛兽般压迫感十足,光是看着便能感受到手腕一阵阵地发痛。哪怕是号称横滨工作狂之一的中也亦在如此恐怖的工作量面前升起白旗,高举双手以示投降,脚底抹油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偷懒大队之中。

话虽如此,但他作为一名一心向党的好青年到底还是没有沦落到公然上班玩手游的地步,即使在临证脱逃的情况下也还是顺手接了个较为轻松的巡逻任务,悠悠哉哉地走到闹市区开始闲逛。沿途一片仿若吸了毒的男男女女盯着手里智能机的屏幕双眼放光,吓得他差点没有忍住爆个污浊为城市精神面貌的清新良好做份贡献的冲动。

这个世界要完。中原中也下一刻盯着迎面走来正为接下来去捉哪个方向精灵而吵个不停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悲痛地想。

2、
名为PokeMon Go的超级病毒当然不仅仅只感染了港口黑手党这一个组织,实际上,武装侦探社被侵入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毕竟主要工作是为人民排忧解难的侦探社的平均年龄——包括生理心理两个方面——都来得要小一点。

今早起来没见着镜花的中岛狠狠吓了一跳,在屋里没头没脑一顿乱找之后发现了小女孩留下的小纸条。本着关爱室友关爱后辈关爱前失足少女的情怀,敦蹭着隔壁邻居的网安装了留言条上标注的那个游戏,深呼吸三次才点开了软件。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新近网瘾少年中岛捏着终端抓小精灵抓得不亦乐乎,途中偶遇脸色泛黑的芥川,还愣是不怕死地把人拉进了坑底。

和宿敌一起愉快(?)玩耍场景被上司撞见的黑社小队长有点尴尬,他毫不客气地给了身旁的人虎一肘子,才僵硬地冲对面的友军点头示意。

中原中也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一时间竟不知道是对侦探社也未能幸免于难的幸灾乐祸多些还是对于这款祸害无穷的游戏唾弃得多些。

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的中岛捂着腰揉了半天才缓过气来,他抬起头看着不远处一脸纠结的黑手党干部洋气的西装外套,一拍脑袋想起个事儿,“那个,中原先生?太宰先生刚刚还在找您。”

见对方转过头来,他赶忙鼓起勇气倒豆子般转达前辈的留言,“不过他现在不在社里,好像是去捉小矮猴什么的了……啊,那边有只精灵!抱歉前辈我们先走了!”

一旁的芥川还没从神游状态回过神来,猛然间被拉住差点没有整个人扑在地上。调整好站姿的凶神召出罗生门追着中岛咬个不停,两个人打打闹闹走到街角,好礼貌的芥川转过身来朝愣在原地的中原中也微微鞠了个躬,又跟着那个谁一起抓精灵去了。

3、
不知不觉中吞了一大口狗粮的中也汪目送自家后辈随着敌方新人渐离渐远渐无穷,不知为何突然在严酷的暑天感到了一阵凄凉。

话又说回来了,就连太宰治这等祸害也深受蛊惑,这款游戏当真如此魔性?他掏出手机点开APP下载软件,有些迟疑。

下吧。他盯着手机,毅然决然地想。虽然不知道青花鱼有什么事找他,不过可以找个借口去狠狠嘲笑下那个大龄儿童也是不错的……吧?

4、
于是等到太宰治找到他前搭档的时候,漆黑的小矮人正一脸严肃地在浅滩上踱步,豁然一副中毒已深的模样。海边落日的余晖笼罩在他身上,沙滩上的一串脚印重叠在一起,似有似无的组成了一个心形。

太宰有点好笑地走向中原中也,一把夺过对方的帽子。警惕成性的黑手党终于舍得把目光移开,一见是他立刻猫一样炸开了全身的毛。

“哦该死的。”中也踮起脚尖去抢自己的帽子,咬牙切齿地开口询问,“你丫在这儿搞什么鬼?”

“这话该我问你呀,中也。”太宰笑眯眯地将礼帽举过头顶,歪着头去瞧对方另一只手上的手机屏幕,假模假样地感叹,“哎呀,你也在玩PokeMon Go呢?”

反应过来的中也顿在对家怀里,仔细回忆了下他下载游戏的目的,再仰头看看某人奸笑的脸,恼羞成怒地把手机揣回口袋倒退一步冷哼一声,全身肌肉绷紧,随时准备飞起一脚送太宰同志体验入水的美妙滋味,“有事快说没事就滚!”

太宰笑容不减反增,他乐呵呵地向前一步,在矮了他半个头的体术高手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牵住他的手,颇为肉麻地说,“我捉到你啦,小矮子精灵。”

—END—

下一秒哒宰就在水里了X
答应我,别打脸,好吗?

评论(33)

热度(343)

  1. 淡定拯救世界>*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