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Time archive(一)

*文/咸鱼
*CP/太中不拆不逆
*跟女神 @无光破晓 (假装手机也可以艾特)的双人联文,与 【论坛体】同居人最近怪怪的我能不能揍死他 相同步哦~

炸弹爆炸的威力远比想象中的强上太多。赤红色的火浪带着极致的高温席卷而来,将周围的一切吞噬殆尽。

下一秒太宰治扶着额头从沙发上坐起身来,叹着气回想着已经被抹去的失败。类似于此的时间回溯他已经度过了不下百回,三个月前的某次成功自杀使他回到四年半之前,而那一次意外同样赋予了他存档重来的能力。在什么时候存储记录都是他的自由,而死亡是读档的唯一途径。

不过这样的能力也不坏,还能顺便体验体验各种各样的死法。太宰结束他的死后反思,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复古时钟,起身走向厨房准备晚餐。被迫跟他住在同一间公寓的小矮人很快就会回来了,剩下的时间刚巧够他把冰箱里的冷冻食品煮熟。

中原中也完全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十分准时地在微波炉加热完全的下一秒走进了家门。充斥在空气中的焦糊味令他嫌恶地皱了皱眉头,随即骂骂咧咧地脱了鞋冲进厨房,撞开太宰治急匆匆地拯救他才买不久的微波炉,以及被过度加热导致彻底丧失原型的牛肉汉堡。

勃然大怒的房主一脚踹向罪魁祸首的膝盖,冲上去一顿狂揍。太宰堪堪躲过一招友情破颜拳,笑眯眯地端着咖啡杯险而又险地从接连而至、威力十足的攻击中闪过去,歪歪扭扭地绕着圈朝客厅走。终于停止出手的中原中也跟在他身后愤愤地啃着汉堡,表情狰狞得活像正嚼着某人的大腿肉。

大屏的液晶电视正尽职尽责地播放今天的新闻,穿着深红色礼服的大龄女性一板一眼的讲述一如既往的枯燥乏味。一只橙色皮毛的小猫悠哉地跳上沙发,亲昵地蹭了蹭刚坐下的太宰,奶声奶气地“喵喵”叫。这只小东西是前几天下雨的时候自己顺着没关牢的落地窗混进来的,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看上去好不可怜。偶然碰见的中也一时心软,喂了它一顿生鱼片又给套了项圈,算是收下新宠,为了隔应太宰,还特别起了个名字,叫狗。

可惜狗非但没有如了它新主人的愿继承“只要青花鱼不爽我就很爽了”的革命精神,反倒干脆利落地拜倒在了阶级敌人的棕色风衣之下,可耻地舍弃了喵星人的高贵冷艳,整天猫如其名般冲着太宰殷情地摇着尾巴卖着萌。

所以中也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也是很好理解的,而这种不满在他搭档连续三个月把所有理应由双黑组合共同完成的工作一股脑丢给他一个人之后上升到了极点。于是他气鼓鼓地拖着狗毛绒绒的小肚皮把它整个拎起来抱在怀里,挑衅似的抢过遥控器换了个台,好巧不巧选中了一部狗血四溢的琼瑶片。女主角矫情做作喊出一堆诸如“我早就知道你爱的是她”“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过我”“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之类的烂俗台词,悲愤地引爆了怀里的炸弹。

中也被这剧情雷出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没来得及吐出为什么一个普通人也能搞到爆炸物的槽,便再次接受到了更加可怕的语言轰炸。太宰悠悠地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气定神闲地评价道,“这火光特效不错啊,和小矮人的头发挺像的嘛,你说是吧,中也?”

话音未落他便迅速起身,毫不犹豫地转身出门,徒留炸了毛的中也跟着狗留在原地一起继续接受八点档的狂轰乱炸。

差不多该去做点救人的事儿了。他走在街上漫不经心地回想他所经历过且即将再经历一次的事情确定行程,脚步轻快。
临近傍晚,车站的人反倒更加多了起来。太宰治站在浩浩荡荡的队伍尾端等着买票,闲的无聊便掏出手机戴上耳机听起歌来。一首未命名的曲子孤零零地躺在空荡荡的歌单里,反反复复地循环播放一遍又一遍。这是中也上次打赌输给他之后按照赌约要求专门给他录的歌,每一句歌词里都塞满了不甘心不愿意,曲调却和缓平静,温柔得不像那个揣着机关枪手榴弹横扫敌军窝点的暴力黑手党。

等到太宰治终于从懒洋洋的卖票大妈手上接过去乡下的最后一张车票,距离火车发车都差不了多久了。他的目的地比较偏远,同乘一辆车的旅客也相对少些。乘务员沿着过道一丝不苟地挨个检查乘客们的车票,力图把所有企图蒙混过关的偷渡客给赶下车去。

启程的时候太宰收到了一份短信,是上头发来的,指名让双黑一同出个任务。他接过服务员递来的饮料,移动手指把通知一字不改转发给还呆在家里看狗血剧的搭档。不出意外中原中也应该早就收到了一封一模一样的短信,他二传手似的举动纯属对光明正大推卸责任的提前通知。类似的偷懒行为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知道他合作对象的能力足够摆平困难满载而归,甚至还能帮他交份质量上乘的报告。

太宰治关闭信息窗口,连上车厢自带的无线网络,打开搜索引擎的页面,调出他正在前往的那家孤儿院的人员名单,耐着性子一页页翻看到底。

他要找的照片小小地缩在角落,十二分的不起眼。白发金眼的小孩儿怯懦地看着镜头,笑容腼腆。一寸照的底部附有待领养儿童的姓名:中岛敦。

—TBC—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