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有五次中也把太宰捞上了岸,一次他没有(上)

*我不要写完型我不要写完型我不要写完型!!!!
*cp/太中不拆不逆
*抽风产物

1、
中原中也的游泳技术其实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要来得好得多,即快速又轻巧,最大的缺点不过只是泳姿不甚标准,别说自由泳、蛙泳、仰泳、蝶泳之类能叫得上名字的常见泳姿了,大概能只能算做捞宰式或救宰泳,哪怕称作狗刨式都算不上确切。
没有人能说得出道得明这一位暴力的黑手党干部究竟是何时学会了救援领域的技术,正如没有人能说得清这一对施救人与被救人之间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
唯独中也比谁都明白,泳技也好自己心里不可告人又不想承认的爱恋心思也罢,都不过是他中原中也一个人的事情,与太宰治太远而了无关系,而爱情却是两个人共同的心事。既然如此,又何谈情仇一说?大不了便是一场双方都已心知肚明的暗恋罢了,远算不上什么难舍难分的情感纠葛。
只是份得不到结果的感情,多么简单。

2、
许多年过去了,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中也却怎么也忘不了第一次遇见太宰治时的过往。
早在作为新搭档被森老大跟红叶大姐领着相互见面之前,中原中也就已经见过那一位传说中的太宰治了。
可惜当时的太宰还远称不上风流倜傥、纵横情场,甚至连最起码的道貌岸然都差得多了。彼时不过四五个篮球高的小中也站在岸边吮着手指,看着河里挣扎着的陌生小孩搅起一层层水花,终究还是脱了刚买的外套、新换的皮鞋,跳进水里救人去了。
等到两人耗尽体力,精疲力竭地折腾到了岸边,被救上来的那一个反倒是神清气爽了起来,黑眼睛在趴在草地上不断传说的救命恩人与旁边一看便价值不菲的大衣间转了两转,毫不犹豫地抄起东西扭头就跑,唯留一个目瞪口呆的中原中也望着他潇洒的背影不知所措。
以至于正式见面当天,太宰治就被新任搭档追着打了一整个下午。

3、
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
等到中也第四次扒了自己的衣服鞋子跳下河去救人的时候,已经能够相当熟练运用污浊把自个儿的衣物悬浮在一个太宰治上了岸也够不着的高空了。
他骂骂咧咧的划拉到河的中央拉住死青花鱼的胳膊拖着他往边上游去。太宰治干脆趴在他背上由着自己被当成麻袋似的拖拽,闭着眼睛只等上岸。
中也心不甘情不愿地背着人来到岸边,心不甘情不愿地帮太宰治拧干风衣上头发上的水,又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揉皱他名牌衬衣的罪魁祸首压在草地上接了个吻。
作,你可使劲往死里作。他在心底暗戳戳地唾弃太宰,你可不就仗着我喜欢你这混账东西。
于是搞着暗恋的中也先生抬起腿,一脚踹翻了他暗恋的对象。

4、
中也第五次拽着太宰治领子挣扎着移出水面时的状态可谓差到极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混了那么多年的黑道哪能不遭点卑鄙小人的暗算。
好在对手的子弹虽多,准头却差得可以,总算是只落得着些不痛不痒的擦伤。不过就是这些小口子,泡在水里也怪疼得厉害,中也咬着牙爬上岸,歪过头盯着太宰治那张祸害了不知多少良家妇女的脸看了会儿,晃晃悠悠地爬起来,再一头栽进太宰治的怀里。
“太宰治。”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丫智障!”

—TBC—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