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条咸鱼的爱!它放弃舔太太来给你更新,你却不愿意给它留条评论!!!!

【太中】Time archive(二)

*文/叶子然 (lof ID:无光破晓)
*CP/太中不拆不逆,轻微敦芥元素
*跟咸鱼(原po)的双人联文,与 【论坛体】同居人最近变得怪怪的我能不能揍死他 相同步哦~

东京的夜晚比起其他城市来的要热闹些。人群的喧嚣比起白日来不逞多让,贩售呼和的人声被嘈杂淹没,角落里发暗的彩灯在被熏黄的招牌上明明灭灭,闪的人眼睛发涨。

毒品般的诱惑,上瘾般的渴望,灯红酒绿的东京藏着一个疯狂的夜晚。

光折不到的拐角阴影里隐有红光,橙发的黑衣男人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一切,吐了个小小的烟圈,淡漠的眼神就好像他从不曾属于过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一角。

他早就烦透了这个被掩藏的世界。

中原中也吸尽最后一口烟,空气中弥漫的尼古丁味道似乎让他的眼睛看上去没那么厌倦。随手把烟蒂扔进臭气熏天的垃圾堆,不耐烦地长吐口气,黑色风衣在浑浊的空气中划出锋利的弧度,他抬脚踹开一旁破旧的木门,拎起冲锋枪就是一阵扫射。尖叫与混乱的碰撞声响瞬间在酒馆里蔓延。

一切沉寂过后,中原中也有些嫌恶地踏进血泊,眼神扫过这个小的连个洗手间都没有的肮脏酒吧。还拿着海洛因的金发青年,手绕着钢管的裸女,把血撒进酒杯的酒保……喔哦,还有对正在办事的小情侣。他翻了个白眼吹声口哨,转手对着吧台后不算显眼的装饰锁就是一枪。被打开的小门把酒保可笑的谎言撕了个干净,他伸手拿出里面的小盒子,掂了掂重量后满意地抛了两下盒子,接着,他看向腕上的黑色手表——某个不要脸同居人的礼物,那家伙自己还有一只白色的。

比起那个老头子,总归是省下了犯病闲聊的时间。

中原中也甩了甩头走出酒馆,顺手从门口的桌上抽了张纸擦了擦手上的血——他发誓他回去要多洗几次手。然后他按响耳侧的通讯器:“中原……双黑组合,任务完成,Over。”

他都快忘了他们还是个组合。

中原中也哼笑一声跨步,爆炸将在十几秒后把这里的一切化为灰烬,而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外面的世界了。

外面那个他厌恶透顶的世界。

并且只有他一个人。


“只有他一个人吗?”

白色衣服的中年男人笑容似乎僵在了脸上。

半小时前他接待了这位孤儿院的贵客,这个棕色风衣的男人带着和善的微笑和让他变得和善的钱箱,开口说要收养一个能让他满意的孩子。

哦,这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这里有可爱的男孩和女孩,当然,还有发育成熟的,漂亮的……这是这附近唯一的一家孤儿院,而碰巧,这附近也是黑手党活跃的地域。

可这位贵客看完了名单,开口就是要那个杂种。

“我非常确定。”太宰治有些懒散地靠着沙发背,一下一下地晃着手上的茶杯——老实说他不喜欢茶这种东西的。“做不到吗?还是说已经被人领养了?”

“不,当然不是,只是这个孩子有点……不讨人喜欢。当然,如果您就喜欢,我的意思是,如果您要领养这个孩子,我这就去把他拎,我是说,带来。”男人谄媚的脸在门缝里扭曲的恶心,听着脚步声渐远,太宰治想着刚刚他的话,摊了摊手——他对这样的男孩子还是没有那方面兴趣的。他有些无聊地看着桌上果盘里的橙子,思索着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小矮子到底在干什么。

这个时间大概在完成任务,不过一个人的时候,他从来是会选择最下策,事实上,也是最便捷的方式。所以现在应该已经完成了,那么他在做什么?在酒吧待着?不,他不喜欢那里,从不喜欢……不会真的在吧?和女人聊天?怎么可能,他的脸会红的像是喝醉了……那么和男人……

正想到关键的时候被打断总让人不大愉快,那张脸让男人以为他等的有些不耐烦,于是男人掐了一把旁边少年的胳膊,给他使了个眼色。于是少年有些拘谨地走过来,屁股沾在沙发一角,又被男人一个眼神吓得站起来。

“你就是中岛敦,对吗?”太宰治眨了眨眼让自己变得友善,他的眼神从少年头顶晃到脚趾。光脚,旧衣服,有些脏的手腕配上指尖有些发白的干净手掌,有些凌乱的头发,手臂上的瘀痕。

可怜的小家伙。

“是,是的先生。”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点点的沙哑。他有些怯懦地笑笑,低下了头,“我,我是叫中岛敦。”

“抬起头来和我说话。”

“嗯?”中岛敦怔楞了一下。他有些讶异地把头抬起来,金色的眼睛对上晕满笑意的琥珀色眸子,“您刚刚说……什么?”

“我说让你抬起头回答我的问题。”太宰治耸耸肩膀,双手很随意地搭在沙发上,“抬起头的回答才会被人接受,那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中岛敦的眼睛倏地睁大,他的眼睫颤了颤,垂眸沉默了片刻,抬眼直视太宰治的脸:“是的,先生,我叫中岛敦。”

“好,不过还说不上是好极了。”太宰治转头,把手上的小箱子推给一旁站着的男人,“你们这里,有一个叫中岛敦的孩子,对吗?”

“是,是啊,这不就……”男人看着钱箱突然顿了一下,陪笑的脸被整理地严肃,“不,先生,很抱歉,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过叫中岛敦的人。您刚带来的这个孩子很抱歉,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床位了,您得带走他。”

“哦,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太宰治站起来拍了拍风衣上的褶皱,搭着中岛敦的肩膀,“那么走吧,看来得给你找别的地方了。”

“什,什么?”中岛敦有些踉跄地跟上太宰治的脚步,疑惑地看着太宰治掏出电话。

“嘿,你那里能再住下一个人吗?”

“哦,不,不是我,是个蛮可爱的孩子,和你差不多大?或许比你小一些。”

“那么,一会见。”

太宰治挂掉电话,侧头看向一旁还不知道情况的少年,拍拍他的肩膀。

“这才说的上是好极了。”

—TBC—

评论(2)

热度(60)